蔓越莓

爱草,填坑

《奈何》神嫁,主灵尊x张小凡

张小凡舀了一碗葱白粥,田不易就急急忙忙出去了。听说是碧水谭有异变,惊动了道玄掌门,命各峰首座聚通天峰急议。

碧水谭为何宗地,张小凡边承粥边想,才忆起孩童不多时,田灵儿和他讲述。

上古玄兽灵尊的栖身之潭,外者不可轻进,内者不可轻出。

异变在卯时,鱼肚白覆天之刻,那时张小凡已早早起寝,他为炊厨,也为峰上唯炊厨,要十道工序把各师兄弟,及长师长母的早食粥菜备好,还不忘在田灵儿的米粥里多加上一勺甘蔗糖。来来回回约莫两时辰,到辰时,老天大亮,粥碗上桌,六个师兄哈着欠,伸懒腰,活络筋骨,落座动勺,吃得脸颧蒸蒸泛红满鼓。

不过在早晨张小凡收衣系带刻缓,以通天峰为中心的天边,竟有一弧青芒扫向六座峰,仍与周公嗑棋,睡梦香甜的徒弟们自然是没得见,却把正抬头见窗的允徒张小凡由心一惊,却并无在意。收拾妥帖,就鞍上门,去了炊屋。

他并不知,七峰七脉,地高险远,全门上下。

是只有他在卯时见了这景致。

“小凡!”

张小凡被背后扒着他肩的田师姐吓的一哆嗦,勺子里荡出不少粥米,默无始终的思绪也就突忽断了,张小凡转过头,回以田灵儿恬静一笑。

“小凡啊,你说,为什么爹走之前,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啊。”

张小凡梗住脖子,刚想挠头,手里有勺,回忆刚刚,确实师父是在看着师姐,眼睛里的情绪也不大对劲儿。

“大概师父此行刻顷间远,怕是一时回不得峰,所以免碍思绪,多的也只是温存,便多看看师姐罢。”

“嘿,我爹对他女儿温存就温存了,想想就想吧,用得着这样吗?”

田灵儿叉着腰,一副古灵精怪的俏劲儿。

张小凡看在眼里,淡淡毓慈一笑。师姐弟俩越大,倒张小凡越像是长,慢慢包容着田灵儿的一举一言的小家女的伶俐,和青逆期渡半的敏感。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日上三竿,曾书书来约小凡出走踏青,说是他的鲁班机雀修好了,张小凡后背冷汗一冒,连连摆手婉拒,曾书书才恋恋不悦的下了峰,喃喃自言。难不成是爱和龙守峰那个“天之骄子”的竹马亲近不成?想着张小凡那清月似的脸,向来有什么说什么,心直口快的曾书书,也是第一次向人隐了自己的情浅。

戍时,田不易终是回来了,田灵儿还责怪似的戳了戳张小凡的脊背,害她担心了半天。可田不易并未用晚食,只是携着小凡的师娘苏茹,紧闭寝门,在内坐席挑灯密谈,事没有大小过分,但重轻可呈。张小凡呆呆的凝望紧闭的红木玄门,思量着碧水谭的灵尊是不是异变了。

“小凡,把你师姐叫来,说我找她。”

冷不丁从屋内传出的一声厚亮吆喊。张小凡不稳的滑了下脚步,原来一直知道他在外面.....

“啊,马上。”

再到田灵儿叫进屋里几刻钟。“我不要!!!”

害了病样疯魔的田灵儿冲出了田不易的寝阁,神情狞惊。

“我不要嫁给那个异兽!!!”

“一辈子呆在水底....”

张小凡听闻,由手指僵至脚趾。师姐要嫁人了?

苏茹慌乱着踏出雕花的门槛,连连摆手温劝。

“没说一定是你,可能罢,可能罢,灵儿啊。”

背后田不易庞大的身躯阴侧侧的立着。按住妻子的肩,让她不要说了。

“灵儿啊......”

田灵儿盈眸含泪的回望着自己的爹。

“你知道...女弟子,在青云门并不多。”

“灵尊娶妻自然择上高承者。”

“一可能陆雪琪,二则大可能.....定为你。”

田灵儿听完,像张小凡记忆中的她小时候一样,蹲下身,哭的凄惨。

话落,到就寝子夜了,张小凡精神恍惚慢慢踱步到自己的屋寝。小灰好奇的用毛爪子撩拨着张小凡的发带,隐隐感觉主人有些落寞。

“吱?”

“我没事,小灰。”

张小凡安抚的摸了摸了小灰有些乍起来的猴毛。缓缓褪掉蓝道衣。

“睡吧。”

一夜无眠。

张小凡扶着酸痛的额首,困乏着眼皮,还是得早起为师兄们备早膳。一夜思绪,他今天一定能好好面对师姐和....她的姻事。

一个人慢慢走步,关上门....灰沉沉的待在厨阁里。

肚白,天明,烈午,长下。

张小凡坐在小木凳上弯身拨弄着隆隆成堆的柴火,炊烟袅远,飘出支起的纸窗,十分孤独。

他想了一整夜,想了各式的面对,各情况的离别.....各样的解救。

虽可能非她,但师姐很明显不愿呐......

可没有再上优,且年少的女弟子,再可以代替师姐了.....

早上望见在师姐和师傅去往碧水潭查嗣承者前,跑到竹林里同齐师兄道别,眼眸粼离的一对情人,难分难舍,看着可怜万分。

然后,田灵儿便萧萧扯着这么一段漫红遮天的长菱,和师傅去了。

只给张小凡流下满脸的眼泪和恍红的天。张小凡疲惫之至眼睛红肿,像着了桃花脂一样熏柔,可也是疼的。

越想越苦恸,加上昨夜疲熬。张小凡竟,就着区坐在小木凳上的别扭姿势。

就这么睡着了。

忽。

像施法术的灿芒声。嚓嚓连响。只不过等张小凡困顿的被惊了觉,张开眼,那芒已经消失了。

只留下半空中生命消亡一般的灼灼星点。

急促的奔步音。不容一刻慢怠。

张小凡彻底惊醒。圆满的睁开,半倚在岸台上,疑惑着回头。

地上散着绢红菱绸缎,田灵儿扶着门边大口喘息。一路来的急疾。田灵儿累的瞳孔有些聚焦涣散。片刻聚焦。

“师姐?”

瞳孔清晰的倒影着的是自己的师弟。

静滞致呆的余韵,闪过了些许疑暝,马上笃定,而然由衷瞠惊。

当时他们在通天峰忐忑结果,不想,昭示的青芒,直脱碧水潭水面冲天,便向大竹峰方向横空飞去。

赶在田灵儿之后的是他身材颇为丰圆的田师傅,这事宜紧张致让他的女儿竟快于他的步伐,但见张小凡的刻顷,也失了平日顿重的仪态。
毕竟长要比小辈沉然些,田不易挺起膛望了望自己徒弟几眼,沉蔼蔼的几眼令张小凡发蒙。他还透析不出沉湎在内的晦默,田不易马上又出去了,不多时,田灵儿灵动的那双眼睛竟簌簌掉下了泪。

然,张小凡得知,那刚刚窗外他困顿并未见得的青芒,昭示他当为青云门自青叶真人立矩伍仟伍佰年后第十位的灵尊嗣承。

也就是说,嫁上古神兽室。他才是灵尊的新娶。
.
.
.
.
.
.
.
.
.
月落星暮。张小凡仍待在自己的寝阁发呆。两根额发孤零零的吊在空中,陪着主人寂寥。粉白的手紧捏着青蓝的衣衫,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师兄们一个个敲打着张小凡的寝门,或安慰或劝导,或讲讲心里言人情语。唯独田灵儿没有来,她被田不易阻住的,现在,还是留给张小凡自己的时间好....

总之这事是绝无二议了。

月落人稀,不绝的敲门响渐渐缄默。这种似有似无的陪伴也不见。张小凡仰首漫无寥落,望着屋顶阁栏的花烛,飘忽的火苗攒动光芒,他无端感到悲哀。明是男身....为何选他,任整个青云门最德高望重的老人仙去想,也想不到是张小凡。呼吸默默,阁栏的花烛都被一股上窜的阴风吹灭了,张小凡也没察觉到。

渐渐步声昭示又有人靠近了张小凡的寝屋。

小凡才惊觉眼前昏黑,屋子里的烛是灭了。

“小凡,睡了?”

是师娘。

张小凡忙起身开门,大门一展,苏茹柔婉的面容露现。看着张小凡红肿的眼角,隐隐的心疼。

“师娘......是什么事?”

“实际也不是大事.....”

苏茹移步走进寝屋,将书台的白烛点燃,把手上一篮的东西放下,拿出一面雕凤的大铜镜立在桌上。张小凡似是明白了,侧过身低头沉默。

一边将各式妆料摆放好,一边言辞。

“小凡.......师娘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这对你来说...是委屈....大家也是...”

“只是没办法.......”

放完最后一盒胭粉,苏茹淡淡叹了口气。

又拉起张小凡的手,仔细端详了一阵,看着张小凡的五指修长细腻,不输女弟子,掌心柔软。又按住张小凡让他坐在铜镜前,捧过张小凡的脸,用手背擦着试细,白肤细软,张小凡生的是文弱,细细端细,鼻型翘挺,唇珠殷润,唇型柔锐。除了平日清软的眼眸,此时有些情绪黯淡。

苏茹能看的到,张小凡是生的眉眼清洛的那样的,男子。但今细细一观,患深悟,简单了,张小凡,生不凡。

苏茹开始思索灵尊亲选张小凡的默意,竟体感了一似嫁女儿的酸苦。

她打开试第一盒脂妆,说。

“本来我这胭盒啊......是打算等灵儿出嫁才开盒。新嫁娘在姻前,一定要试红妆,没想到这第一次用,是给小凡你啊....”

说罢,苏茹点起一指殷红的胭泥,对着镜子看了看张小凡的眼尾,抹下一烟由深至淡的红晕。

任人摆布的新娘眼睫浅浅的流下一道泪。

像桃花妖。
TBC








评论(4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