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越莓

爱草,填坑

《沉浮者斯鸣》1来填坑

cp:毕深,海深双线,感情不分主次,未来最终走向未定。
全员命运改变。
偏向原著
走向有些与剧不同。人物角色同参考原著与剧。

《沉浮者斯鸣》

那是个灰蒙蒙的后夏接初秋,街上的野狗野猫跑的七零八落,枝杈上的树灰麻雀,羽毛分叉散乱,像人一样蓬头垢面。陈深手里抓着糖人,清澈的望着,集市的左旁右道。陈父紧紧的攥着次子的小手,不敢松懈。

直到他卖得了一份好几时日前的,绍兴旧报。上面扑扑的垢着一层灰。陈深才十一岁,努力探着头,不过也略默看懂了麻纸材质上的油墨大标题,写着什么。

拒签辱国合约。

瞬间,陈深身旁的大人激动的颤起拿着报纸的胳膊,似稻糠一样剧烈抖动,罩在厚重阴影下的陈深,茫茫乎,而后,幼嫩的脸蛋,也学着,大人一般的严肃。这是让他爹记挂在心里多少日的事。

陈父又买了鞭炮。

等到带陈深回了家,已经是有些消头月色了,陈深被他爹推进了窄窄的弄堂,弄堂尽头的娴静的白墙门房,家。陈父让他听话,先回家,他在外面还有事儿。

青乌卦空空的罩着小孩儿的身躯,年纪照实小的娃娃手心汗汗的捏了下衣角,这是绍兴诸暨,熟夏的昼,潮闷,夜凉而燥爽,江南养人的水多,除了长久干体力活的青壮男子,幼长或妇女,皮肤大多白的透水,陈深传了母亲,白的细腻,清秀的出翘。因此陈氏夫妇是时常提防着自己小儿子被人贩偷的,这陈深大到能读诗写字儿了,才放下心。

“深!”

陈深停住,幼童目光回首。

噼里啪啦脆响是大串鞭炮,颇为张扬剧烈的蹦跶在弄堂口,金亮火红的火药光将陈父的脸照的亮堂堂的,眼仁里都是光彩。

“家还有望。”

陈深的爹,在激烈的鞭炮响中,淡淡的说着。陈深耳朵灵,听见了。

抬头望望天,好像有人放了洋烟花。

耳边恍恍惚惚的幼时记忆回响。

陈深抬头望了望从浓黑中,不断随风飘飘洒洒,陨落的冰花和雪。便踩着潮干的黑沥青。

走进了米高梅。

里面温暖如春,外面寒凉似病。陈深身侧的李小男脸上像朵开了的花,明丽招展,更多是因情绪所致,她是磨了陈深好些日子,陈深才答应和她一道去舞厅玩玩的。歌女郎模仿着周璇的调子,唱了起来,李小男立马拽着陈深,嗖嗖带风的窜进舞步的男女中。

说了陈深长的好,不是白好,眼尾柔长,鼻梁挺翘,唇珠圆润,含抿浅笑,耳边淡语,风情沁灑.....人不自知。

一位如株滴水观音静般的,中年女士,扶坐在酒台前,怏怏无事的样子,一不知分寸的胡渣流子上前搭讪。被拒了。

“我从不是一个人。”

陈深一顿,继续和李小男完美的做了交际舞的旋转,李小男的视角变得异彩纷呈,眼睛也在浪漫的气氛中越来越晶亮,一个完完整整的陈深,微妙,很好的禁锢在她的瞳孔内。

“李小男,我去一下,你先跟他跳。”“诶?诶!陈深!”

陈深自如的窜出三三两两的人群,到酒台。点了两杯玛卡宾酒。黑白的西装契合贴着他的后腰。

“小姐幸会。”

“你看上去像个汉奸。”

接头了。

当毕忠良沉默的站在那儿看着他时,陈深是懵的,手心捏着,思索了一下,露出犹艳阳的笑,不紧不慢的靠近。

他总是把自己的心绪波澜埋的很好,除了,毕忠良看见他抽手藏起金壳怀表的手肘颤栗。

毕忠良抬了下圆墨镜,不说话,没喝上酒。深黑的裤腿开始不住的抖了。

他示意扁头也带陈深上车,听闻,暮雪沉静的男人垂下眼睫,根根分毫不差的悸动。

你和她什么关系。男人修长的手被另一只更为粗糙的大手抓住,把握着摩挲。

不知道。陈深把头颅向皮质座颈后仰,两肩展开,故做着舒展的轻松。在米高梅喝个酒,还遇上个女赤匪也蛮好玩的,啊。

说实话!粗大有力的手紧握住另一只,大扳指深深压进陈深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肌肉和肌腱中,硬生生碾着,食指合力碾挤,指甲盖通红。大概再过不一会,那里的肌腱就废了。力气大到指骨分明。

嗯,真,的。爱惹烂桃花的放荡子面色苍白挤出三个字,仿佛他被惩罚的错误就在,无意识的勾搭了一名身份特殊的胭粉女郎,宰相。

蓦然,行动队大队长松开了陈深的手。没有下次。他阴骛的警告。也不由得在陈深脱离他的控制后,在狭小的空间里,立马躲撞,迅速离后的身子撞在车玻璃上发出闷响。回荡在促狭的后座室内。

声音远远响着。

穿着一身黑而高大的沧桑男性,宽阔伟岸的胸膛,收绞了几下心脏。

又恢复常态。

下车去舞厅里抓人。他压低嗓子冷硬命令,刻意无视陈深开车门时的惶急。车门口,是米高梅的老板娘恭恭敬敬请自己下车。

逮捕宰相的那夜之后基本再无波。

还有陈深那张笑盈盈的,都有点讨他嫌的脸。

你觉得我这个兄弟怎么样。冷不丁的这么一句让陈深发愣。

我都把你背回来了,怎么着。

赫然回忆被触动,头皮又有些发麻的人皮肉笑的厉害,他的确是个不常笑的人,现在他是真的想笑。

嗯。宽厚的大手拍了拍身着硬皮革马甲的肩。你好好拿我当兄弟就行。

上海的孤雀僵住了身,也不看毕忠良。上了三十的脸还是干干净净的,胡茬都不曾留几分,连个主家婆都没有。

还是不信任。

陈深心里想着,毕忠良是在暗暗传达的,是戒意。垂下肩的同时。又故作轻轻的无奈,将自己的消极颓丧给掩盖下去。

但共营数年的战友毕忠良,今日的上司。怎么说也朝昼晚寝同铺同餐,最为近乎。他太了解陈深,现在他就能感觉到曾在军营八面玲珑,受着同龄姑娘八面倾慕的人,竟丧气了。

他也只不过逗他一下,上了四十的男人,偶尔调侃老友兄弟的玩心还是有的。更何况是这么睿智冷凝,玲珑剔透的一个人。

毕忠良不会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殂然,陈深外表的和眼舒服,温良好看,显而易见,默认无妨。以致有时毕忠良夜半批公文,偶尔眼睛乏了,离离眼,看见陈深在沙发那窝成一团猫儿,恬静的睡着。

本来狞着张更夜已满是胡渣的脸,不自觉的眼神都停滞上半分钟,恍然回神后,立马回到苍白上纸张密密麻麻的黑蚁。神经绷紧,眼球充血。薄凉的嘴唇和着粗粝的下颚颤栗。
不知道还能控制到几时。

细密的雨丝贴着玻璃冰滑的流下,他望着窗下来往有些匆急的川流过客。屋里不比屋外,无形的介质越发的潮湿粘腻,燥的他迅速点了支古产雪茄,炊烟般的缕缕,这年头,好玩意儿不多,好日子更不多....吐出一大团浓白,恍然氲梦,瞬即消散。等这破政府靠不住了,就带兰芝和陈深去美国也行,去香港也行。

好好待我身边儿就行。

德律风脆声玲撞,毕忠良阴沉着脸和他说,来稀客了,军统那边的。陈深懂毕忠良的心态,整个处里也估计就他懂。

抢风头的来了。

为了表示亲热郑重的接待,李默群命毕忠良,毕忠良命得心的陈深去。号三辆黑皮轿车,策三十来人前去接送,陈深犹疑缓慢的开车带领着车队。也开着小差。

嫂子还在76号那阴森处呆着,面容端庄姣好的女士,除了身上暂时大方端雅的枣红阴丹士旗袍,无一处皮肉不是鞭烂,烫破。毕忠良还算对女人手下稍留情,留了沈秋霞的脸,青淤也没破相,若是男犯,
黑黑紫紫肿着,况且人是最怕破相的。只是还能说话。不过,沈秋霞其他处也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等毕忠良气喘虚足的放下倒鞭,目光多少会带一些,或者褪不掉的凶狠恶怖,把坐在后面静静观滞的陈深,由衷的紧一下喉咙。

面上,陈深无辜的抬眸传问,审完了?

毕忠良不回答,烦躁的扯着领带靠近,一步步带着褪不去的血腥沉默的气氛,沈秋霞手腕的麻绳渗出了血红,哒哒滴在地上,毕忠良僵着腰站在面前,要不你来审审?

陈深灵魂深处滴着心头血。

“不了。”

这对从军统来的弃暗投明的夫妇在火车站,十分好找。陈深一眼便注意到了,徐碧城的白旗袍下摆像颗素白菜,人的仪态也一副端荣诗气。身边伟岸高挺的男人,是丈夫。

陈深马上发现,这个人也在看他,唐山海。

唐山海实际是比陈深还先注意到他,毕竟陈深这样的相貌,在林林总总的人群里真显眼的很,唐山海至上海早前做过工作,毕忠良心腹,人却长的一点也不恶人,反而仄花压蝶,不是那种男人常见的阳俊,绉气点,是漂亮。合适点,是俊秀扼俏,落清水。真不好形容。反正就是长的不一般。也没想到,陈深是这个样子的。

怎么个样子呢,一身黛黑的修款风衣,头发熏黄,一沓软软的刘海绵绵的耷在侧额,实际是时间紧促来不及整理所致。看着清弱,眼睛里映射出来的东西,澄清明明,唇红齿皓。一副白脸俊生样。和唐山海这样立岸拔腰的男人迥乎不同。走到跟前,才发现这个人是跟他一般高。

“唐先生?”

“陈深?”

“是,在下是陈深。”

徐碧城呆滞讶异的神色,一点都无法同卧底工作相提并谈,嘴唇张张紧紧,不是启,闭不是。上海火车站窜流人群带起的暖风一下下拂来,徐碧城感觉到她后劲出了不少汗,心里又凉又烫,站在她瞳孔倒影里的是青春年华的老师,旋旋转转,是一个汪府的小汉奸头子。

“幸会,唐太太。”

“幸,会。”

陈深暗暗无奈。

失望了吧。

在去往酒宴的路上,徐碧城从包里翻找出一条滑白的狐皮裘,披在四分之三肩地,挺起腰收了腹,微微莞尔,像一簇百合,不去看陈深,和唐山海演起了人生第一场夫妻戏。

“来来来,恭贺唐氏夫妇驻进我处啊!”毕忠良用了合适的热情,与李默群一道站在饭店口迎贺新人。背后,待陈深走过,用手指指点陈深等会该怎么照顾就怎么供奉。人前做足,别出岔子。陈深轻轻坏笑了下,挺晃毕忠良眼。

李默群开头,毕忠良应和,刘兰芝活跃着气氛,唐山海徐碧城得体的恭候盈满,都是互奉互承。

李默群夸唐山海的功夫会,毕忠良心里都在默默怀疑是不是他这个位子都要给他这个外甥姑爷。

陈深懒懒的坐着,基本没他什么事,也有个稍微的正行,把着分寸。玩着手指。

心里将每一种可能过一遍。

真投诚,萎靡汉,假投诚,伪军统,真军统。

不过刚刚听闻,这份礼是真不小。

一个麻将桌端了四个军统的脓包头。

陈深暗暗抬起瞳仁盯梢了一下这个刚刚不算巨细靡遗,也一下子在断审他全部的人。

黛褐的眸子闪睿而隐秘,无人感知。

希望是友。

即使很不真切。

而徐碧城就那么端端的坐在那儿,挺直庄重,岁月竟没侵蚀她半分棱质,依然清纯如雨,含笑饱栀,此时也只是多了位丈夫,看是过的也好。

不像自己。

裹了层自己都作呕的油皮。

唐山海转移不开注视陈深,直白但不露骨,深入了解了解也是好,蓦然间恍觉他自己过于莫名其妙。

濯濯的目光钉驻在陈深的一颔一眉。

此时到陈深了,陈深旁若了无的弯着眉眼敬酒,用他捏在手里的格瓦斯瓶嘴。

声声迎合,察言观色,觥筹交错,玻脆璃响,

在手下面前而威而骛,现在对着李默群这一脸的供奉倒是........

官大一级压,你从心口到面对面都不能好好喘气呀。

酒宴的最后,男人的纤细修长,手背还颇为白亮,那是陈深的手。西制的袖口灵动,精巧的支起一盏透闪亮盈的澄清格瓦斯。

碰杯,一圈人一齐动作着喝下。

很快,唐氏夫妇被送到了在上海的新家。仰望起这座高大中国式上海别墅的同时,头顶的星辰游离,像沧海边荒漠中的暂歇之地。

他们认为他们在上海战斗应该是挺孤独的。

“唐先生,行李都卸齐了,那我走了。”好的。”

上了楼,夫妻俩神经绷紧的查看着灯罩,床底,还是电话后勺里放着的小硬壳玩意儿。

唐山海狐疑的慢慢拆开电话铃。尽力不发出金属琐屑的碰撞声,在细细查看后,他向徐碧城慢慢展开一张轻松的脸。

没有。

陈深在那幢散着暖黄的高楼下,倚靠于朱漆墙,揉了下鼻尖,回想徐碧城被丈夫护着进屋的文弱背影,想着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不过想想这两位现在肯定在查窃听器,又不自觉的感到好笑。

先开始二宝是提议按的隐秘一点的,比如钱处长吹着口哨要不锲在床底的隔木板里,还发出一声含露鄙坏的嘘声,笑的挺低俗......似乎想探刺下新婚夫妇私房以内的秘事。

陈深昂头看了看办公室天花板顶头的灯泡,大白天不开亮,抿了下嘴,似乎是调侃。

李默群的外甥女也敢上手,两位德高,胆儿不小啊。”

瞬间嘘笑与讨论瞬间,噤了声,闻若细末。

毕忠良的脸不阴不骛,但吊着嘴,他想的向来繁密而默晦,旁人,亲近的人也都很难贴意,略末….也除了陈深。

于是从头到尾都没发表意见。

最后他了下稍显老态的脸。“陈深。”

乖巧的溜圆眼睛随着下颚抬起。“嗯?”

“吩咐下去,取消。”

庄秀的二层别墅仍然开着在夜里显的很亮的灯。唐山海接了杯水,边喝边问着徐碧城,平心情,尽量试着忽视今日徐碧城的鲁莽,和完全不和特工职业素养的种种作态。

不过听到是恩师与旧情的复杂过去后….唐山海噌的站了起来,他倒是想不到那么个,的确脸皮好看,但酒宴上那么些许无所事事,漫荡的人会是黄埔十六期的前教员。

他就算用中腹的小肠想想,兴许是因为陈深那张清弱绝秀的脸才批过登上的讲台,可如何案首拿起的粉笔。

他暂时看不出陈深肚子里有什么墨。

以后,他会为此想法恸痛懊悔的。

车声轰隆,唐山海这才意识到某人还没有离开,扶着纱质窗帘,看着还算稳熟的车技驾着绿皮蹭着硬实的白雪地,剐下弯弯曲曲的车辙,开向不知何处。他竟都察觉都没察觉。

陈深.....不论是脸..还是身份。

现在起都不能轻蔑。

唐山海回想着宴席上的一帧帧热闹荒唐的画面,他注意陈深不多,更多在李默群的喜怒是非,和毕忠良的神情动意上,偶有刻意聚神,也是陈深开的小玩笑,在毕忠良对李默群诚惶诚恐的姿态,和呵斥下颇有些....没大没小。

大概。

呵,可能他那张脸是他最大的筹头和摆码。

陈深的车子移动在皎洁的月色幕岸,路上行人不多。轻松自在,他能想到唐山海怎么想象他,看得出唐山海是个自持,高傲,伟杰的人,熟理世故,也有着自己的性格,吐字恰到其逢,食用西菲尔牛排的娴熟,举杯同饮慢悠悠的喝掉波菲尔红酒。他也能从唐山海在初面的那一秒刻,感受到藏在视线里的不礼貌透视和蔑待,厚裹于浓眉辗平之前的痕着。可他很高兴被这样误会。

一如他已经被周遭这样误会三年一样。

给长的像花一样的姑娘剪剪头,也不勤于汪伪的公务,花天酒地,灯红展,酒绿盏,用尖头锃亮的皮鞋踩着爵士一步一个节奏......碌碌无作。

想到这儿,陈深露出一种舒坦释然的....转予葬在心底,知足苦奈,只能以笑自涩了......

宰相是他唯一的支撑,等到计划成功,离开现在的一切,去延安。
争取自己所真正需要的一切。

走一步,下一周折,才启动呢。

*

“砰!”

沈秋霞綳了下腰,秒速的穿刺,造就了一个血洞,好的枪法正中心脏。汩汩鲜红无声的从宰相身体里迸出,平静的倒下。

陈深惊愕,愣愣的,赶忙接住沈秋霞,下颚帖不得上颚。怎么都合不住。他想应变,浑身冰冷。后面随从的众人集中打向高楼上的狙击手。

他站了起来,拿起德制消声手枪,狠狠的冲向那个人。

打呀。

半晌,陈深放下了拿枪的胳膊,垂颈看着灰色的地面,树杈上的麻雀扇舞,喳喳吟吟,徐徐招风,吹的桂花树树叶丛丛噌动,沙沙离离,投在地上的斑驳碎影也凌乱不清。树影从陈深面颊略过,像华光。

瓦蓝的天空旷远无边,又高又远。像万丈之高,亿丈深远,深渊倒立。

阳光瓮动,陈深昂起脖子,眼睛一刹那看的不真切。血液在倒流一样的冰冷,漫无目的地看着天空,视角覆上层迷离,深沉于模糊。
看着桂树,树杈的雀吟,周遭都聒鸣鸣的响际,什么都听不到,蓝汪汪远到看不见的天边的天际。

脚软软的支着,透阳冰冷。仰头一遭,晕了个彻底。

他怎么就信了毕忠良的邪。

半昏,半厥,半死,迷迷瞪瞪,惨白的天花板,陈深倏忽睁开,没有冷汗,没有齿寒,没有黯玄。

平静死亡。

“醒啦。”   

毕忠良就正守在他的病床前,殊而关切的眉眼一刻印进陈深的瞳心。    

这么近。

陈深紧紧钉着对面人的刀刻一样深沉的五官。

恍若下一秒。

他就能将手里的旧剪子,狠狠捅进毕忠良的肚子。      

“躺了这么些天,兰芝每天都给你煲汤。”毕忠良转身走向病房内的墙角柜桌,那上面放着一个保温桶。

“要不吃点什么。”

嘴唇启启颤颤,一粒齿尖锐的咬进颚肉。

莫大的勇气,莫大的遏制。

陈深微微张开口说。

“现在...有没有,嫂子煲的汤。”

毕忠良背对着他呵着沉厚的笑了一声“有,当然有。”

应该是手下把他抬到床上的,陈深感到有些不舒服。缓缓挪动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陈深脸色苍白的作出一个舒缓的表情,笑着,他的唇型生的好看,毕忠良看着那张嘴里,如簧灵动的小舌时隐时现。反问道。

宰相也没了,他怎么给汪伪交差。

“这个你就别想了,本来跟着押送的人有一半是南京的,你还被半道劫持上,册那,不追究他们全责就不错。”

说着,毕忠良突然抬指对着陈深白净的额隔空点了一下  。

“本来,你这小赤佬,也不看看自己身体,低血糖,还能晕。我要不是让扁头时时注意着点你,你这太阳穴直接磕地上,连婆娘也没讨,死了得了!”

“诶,这会心疼我,那会吩咐我押送的时候脸怎么那么铁啊。”

陈深鄙夷着眉毛,用的是家乡话,吴侬软语尾音柔长,疏松的翻了个身,留给毕忠良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孱弱的后背。

好像像往常一样讨毕忠良闹耍着脾气。

他已经快要掩藏不住他的情绪了。

宰相。

酸热的什么东西在眼底暗暗藏着深涌。陈深眼睛刺辣辣的疼。

可略乎那么几秒钟过后,背后的人却是没了动静,陈深不自觉的心慌起来,像风吹麦芒的颤悸。像是宰相,他现今,实际根本没弄懂毕忠良的性子,那万籁惊愕的一枪更是.....此时他这种矩越的行为,毕忠良是否,会,还,当他阿弟的使。

正当他准备翻回身没皮没脸的解开自己的玩笑时,一只宽厚的大手将他的攥住。

带着室外微微的寒气。

毕忠良把自己的手探进医病被里,窝缩在被子里冰凉的手轻而易举的被探索者寻着,细腻的带着暧味的搓抚,好如至宝般珍爱,玩爱,陈深也不打算抽回去。

根本抽不回去。

就默默任有力粗糙的大拇指不断搓抚他细腻的手背,完全被牢牢桎梏于另一个厚实的掌心中。

陡然,毕忠良发了声。

“你就给我好好的,别老到处乱跑,这次是我失策,哥哥不对,认个错,等你口忌期过了,我给你好好补补。”

陈深闷哼着“嗯。”了一声,敷衍的压着这句酸涩他心神的言辞。

即使毕忠良说了那么多次。

“不怪我弄没了宰相?”

“你给我好好歇着,不用你担。”

窗外片片落落冰灵的雪贴在璃窗上,化了,消褪的毫无痕踪。永安的失了自己的命。

毕忠良又继续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陈深似乎时而听不见。

时而听得见。

手也似乎仍然被人握在手着。

“处座”

推门而入。

霎时,看见毕忠良和陈深古怪的姿态。唐山海觉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毕忠良镇静的将探进被子的那只手立马抽出。整了整自己领带。

“唐队长,怎么了。”

唐山海想了想,不紧不慢道。

“舅舅来电。”

“嗯,我马上来。”

毕忠良站起身,披起棕革大衣,又转头伏下身,拍拍陈深露在被外的胳膊。嘱咐着“好好休息。”

陈深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

在唐山海关上病榻门房前,有什么顺着窗柩逆光,晃了下他的眼,陈深眼角。

则盈浮泪光。

*

打了几天点滴,陈深就顺顺利利出院了。

梨白的繁花。

如同白鸟犹天划过。上海下雪了,寂寞的雪星星落落,点降在平荒无人的极斯菲尔路面。

上海少雪,即使下,也是空气中比平时更加薄透的恍然打落的潮阴。
和比较落寞的味色。

毕忠良走过行动处门口,陈深正沐在落雪里,鹅绒落雪缀在他熏黄的发旋,和乖巧顺在脆弱后颈的发上。人则屹静不动。似遥远的看着什么。

凝肃的脸,冰白,甚至微微有些病态的肌,与雪暮相印相衬。

款款的米色立袖大衣却被他身量穿出几分单薄,和应孤独。

像朵孤漠坚韧的卮花昂在无际的阴骛下。

陈深。孜然独自,阖目黯默的时刻,被沉决的一唤,零落打碎。毕忠良在叫他。

陈深扇颤了睫上的雪暮,

把心宫深处的涩默痛苦抛掷在雪外世荒。

“有任务?”

彼此心会意在凝。

盛开在廖盛大上海远地上的残酷美。

地平线的金镶灼热烧化边地。

宰相溅在灰白墙柱上的鲜红厉血,猝不及防,溅没在陈深恬静凝重的面上。

缄默。

启动他。

“别提任务,伤好点没。”

“我可是福将,半命福一个,早好了。”

笑的讨趣的脸,毕忠良眼色里都抹了些温舒和逸。硬黑皮的手套覆上不算宽阔也坚挺的男人的肩。

却都能摸到膈峋突兀的骨。

“我都摸到你骨头了,送你办公室的补品,多吃点不行啊!啊?”

责怪的应声,连拍数下,带点勉励,和警示。陈深脸上的乐劲儿依旧没心没肺。

得了,你又不是我不知道,我是个娃娃的时候就营养不良,吸收不了好东西。

册那,别唬我,我记得....

闻自声的古怪,毕忠良停下了话。

陈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那晚他和毕忠良迫不得,又有些莫名的同床而眠时,睡梦中流连在他肩胛和后背的大手与指触。

好像。

下一秒就要拥他入怀狠狠亲热。

毕忠良停住了伸向撩拨衬衣更里的悬空几指,几近越界。

陈深是背对着他的,两人向着同侧而卧。

只是兄弟。聊以自慰的稳住心情,毕忠良竟然还拍了拍床侧人撑在其边的胳臂。陈深还穿着纸白单薄的衬衣,简简单单衣物覆住白肤的感觉。衣物裹覆上身不可露出的地方。除了因为姿势,陈深露在腰窝出的一片白皙。

暗晦涌动,一觉,到了鸣与明。

被巨轮螺旋桨翻滚咒下永远卷螺深印的鲸鱼..依旧在咸海里泡着,游浮于深。

幻听的苍茫。
鲸的哀鸣。

那是晦涩不要再忆起的事谏,反正,之后什么也没发生。

总之我好着呢,你少瞎操心。

轻轻,不温不缓怕掉肩上的厚掌心,不动声色的融礼婉拒。
关切。

回处里去,外面冷。

陈深默默厄了下头,嗯。

迈开进入血涩秽默之地的步子。不期然离开毕忠良的视线。于是76号处处长将目光不漏的追随了过去,背后冷冽而糅合灼意的眼光。贯穿他整个人。

但却不能窒息。

“等等。”

毕忠良转过身,什么事。

“我......想去将军堂,看看皮皮,自住院还没去呢。”

“车队里有新空车。钥匙在我办公室。”

“好,谢谢。”

下了雪,孩子们都待在教堂里,皮皮一个人默默的玩着小木车。等到陈深来了,这孩子才有些高兴的站了起来,跑进雪地里。陈深一把将孩子高高举起来,抱在臂弯上,笑纹都蕴着温柔。

用唇语问他,“皮皮今天,开心吗?”

哑口的孩子用力点了下头,手上动作着。被陈深小心翼翼的抱在黄木的长椅上。【皮皮,今天,和小朋友,玩了捉迷藏,下午吃了嬷嬷做的麦芽糖酥饼,很,开心。】

突然,虽瘦弱,但脸也透着粉红的小娃娃像是打招呼,很激动的样子,让陈深靠近,移过身,小孩子谨慎的皱起眉,表示别让其他小朋友发现他俩在交流什么。

小娃娃今天可是期待一直好久,才难得这么高兴的。

贴额童首,专注的看着皮皮的唇语。

聋哑的孩子,想要表达的,悄悄话

陈深一直力图让皮皮有自己的世界,丰富的,与常人无异的,世界,生活。

偏偏。

陈深滞了澈亮的双眸。

柔长缱绻的厉睫阖目下。

陈深还是继续笑,就是慢慢地下了头。

【叔叔,妈妈在哪?】

对呀,他怎么忘了他保证过的。

初露的雪开始从陈深睫末上变的润湿,但没有润净。有些滴答。

大教堂的彩璃墨染阳晕。陈深的头发泛着暖融的光晕,头颅深深的压陷进皮皮的怀里,幼儿懵懵懂懂的低头看着这个成年人。

似乎穿透了一个澄澈空灵的灵魂。

满是涌现汪水,无声的晕染开皮皮的布衣。

沉沉的抽着鼻息。

悲哀到。

整具身体都在颤抖。
TBC








评论(15)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