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越莓

爱草,填坑

【MOP】扭曲(TFP/平行世界,略暗黑向,有拆)

一片盐田:

避雷写前面:狗血下品梗(用药,强X,NTR,囚禁等等)。






奥利安上线时视野里是一片黑暗。


他以面朝下的姿势趴在地上。他想不起下线之前发生了什么。他试着重新对焦,但还是看不清。他意识到有东西蒙在他脸上。


伸手要取下遮盖物时,抬起的胳膊被谁按住了。随后,一小块似乎是能量块的东西被塞进他嘴里。


哦,拜托,奥利安好笑地想:震天威,这次你又要玩什么花样?


奥利安一向都尽力满足震天威在对接中的种种要求,这次也不例外。他咽下嘴里的能量块,乖乖地趴着,默许身后的TF托住他的腰抬高后挡板。


对接面板被打开的声音传入音频接收器。奥利安的机体轻颤,为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而兴奋……接口处不由自主地渗出少许润滑液。


每次和震天威对接前,对方都会体贴地做足前戏。


像现在这样。柔软的金属舌头舔舐着他的接口,顽皮地在外圈打转,就是不肯深入。奥利安微仰起头,发出急切的娇吟:“震天威……啊啊……那里,再深一点……”




舌头突然撤离,取而代之的是两根手指,有些粗暴地捅了进来。


这个举动使奥利安察觉到一丝异样的违和。


以往震天威从来不会在没经过充分润滑的时候就使用他的手指,更不会一次用上两根。原因很简单,角斗士的手指对于他紧窄的接口来说太粗了。此外,震天威的指节质感粗砺(奥利安不怎么乐意承认,但他确实喜欢震天威的指腹在自己甬道内摩擦的感觉)。而现在在他接口里搅动的手指显然更细更光滑。


不是震天威……那会是谁??恐惧爬进奥利安的CPU。他挣扎着腾出一只手扯掉脸上的遮盖物。




在他的面前,他的恋人双膝跪地,天花板上垂下的铁枷悬吊着他的两只手臂。震天威的神情狰狞,死死地盯着他,光学镜因愤怒而透出红光,他的嘴被封着,只能咆哮一些含糊不清的单音节。


“我的天哪?!震天威!这是怎么回——唔!!”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突然入侵的两根手指堵住了嘴。那上面还有他自己润滑液的味道。


奥利安惊慌失措地回头。一名涂装艳俗的议员半跪在他身后,空闲的手牢牢钳制着奥利安的大腿。在这间看起来像是拷问室的房间里,另有几名议员或坐或倚墙而立,轻蔑又兴味盎然地看着这一切。




玩弄他的议员用圆滑柔和的声音说:“可爱的小档案员。把我当成你的同伴了是不是?”


不给奥利安反应的时间,他压下身,毫不怜惜地挺进奥利安的接口。


“你这小家伙还真紧……”他嗤笑道,恶意地动了动管子。




没有完全打开的机体被粗暴插入,奥利安因疼痛而蜷缩起来,“唔——不!!”他呜咽着,奋力向前爬去,却被粗暴地拖回。他看到震天威发狂般挣扎,妄图挣脱身上的束缚,却无济于事。


而同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奥利安的机体内绵延开来。他颤抖着,体温升高,对接的欲望像一万只噬铁虫在啃咬他的处理器,接口处涌出大量的润滑液,酸胀感被酥麻感取代。不行,不行!他现在可是在被人强暴啊!他怎么能不知羞耻地觉得……舒服…………




“你的情人没教过你,不能乱吃别人递过来的东西吗?”议员以两指夹住奥利安的舌头揉弄,凑近他的音频接收器低语:“那可是最好的药,屡试不爽……我们来让他见识一下你最淫荡的样子,怎么样?”


奥利安拼命摇头,但他的身体已经渐渐脱离了理智的掌控。议员缓慢抽插,无法被满足的感觉折磨着他。他的腰肢无意识地贴在议员身上摆动磨蹭,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嗯……给…唔…………”


议员撤回手指,拉起奥利安一边的天线强迫他抬头看着震天威,“角斗士先生,我想你的小情人有话要对你说。”


奥利安的清洗液淌了满脸,光学镜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他的脸庞扭曲,充斥着极端的情欲。爱人悲痛绝望的眼神在他的视线里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别——看我——震天威——别看我——”小档案员举起手臂,徒劳地试图挡住自己的面孔。他张嘴咬住自己的手,想要用疼痛压下体内的欲火。




然而药物终于摧毁了他的理智和羞耻心。他无力地倒卧下去,哭泣着:“不,我受不了了——给我……谁都好……求你……求求你!!”


那议员大笑出声,“我说了,那是最好的药。滋味如何?别急,我现在就让你舒服……”


原本靠墙的几个议员现在都围了过来,其中一个捏住奥利安的下巴,强迫他仰头张嘴吞下自己的输出管。奥利安的CPU快要烧焦了。他的意识完全被欲望吞噬。他狂乱地扭动身体,迎合着身后议员律动的节奏,尖叫、乞求,吟出最动听的声音,嘴和接口都在不知疲惫地吮吸。眼前就像有白光炸裂,脑海里只剩下濒死的快乐。




“震天威……原谅我……”


当最后一个议员在他体内释放时,奥利安躺在一滩混合的浊液里,失去了意识。




==============================================




震天威上线时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审讯室。


他跪在地板上,四肢被牢牢禁锢。他的嘴也被封了起来。


该死,真该死!他太大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和奥利安会在自己的地盘遇袭。好在下线前,他极快地发送了救援信号给声波。


声波一定会找到他的。在这之前,他得想办法保护奥利安……不,等等,奥利安去哪儿了?!


“在找你的小情人吗,角斗士?”房间里响起某个不怀好意的声音。


震天威循声抬头,几个TF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睥睨而立。他们身上浮夸的装饰物显示了他们的阶级:议员。


“我们听说你最近很风光。‘战无不胜的竞技场之王!卡隆的自由斗士!’哦,还有什么来着?听说你还在网络上发表了演讲?”几个议员交换目光,嘲讽地哈哈大笑,“真了不起……你从哪儿抄来的那些演讲词?”


震天威愤怒地咆哮,议员们却以他的愤怒取乐。


“别这样,我们几个可是你的忠实粉丝。你瞧,我们还给你带来一份大礼呢。”一名议员打了个响指,门外几个身材高大的卫兵抬进来一个物体。在看清那是什么的瞬间,震天威管线里的能量液都几乎要凝固了。


他的奥利安被蒙着眼睛,昏昏沉沉地躺在地上,任人摆布。


“中等阶级的档案员……你这傻大个矿工从哪儿找到这么可爱的小东西?你用了什么手段,强的?还是给他吃了迷药?”


震天威眼神如利刃一样剜向面前的议员。你们敢,他咬牙切齿地想,你们敢伤害奥利安一小片涂装……我会让你们这些炉渣付出代价……


“对了,我们有一个小小的不情之请。”议员的嘴角扭曲,露出阴鸷的笑容,“你介意我们在你面前替你分享这礼物吗?”在震天威的怒视中,他自顾自地说下去,“先生们,看来我们大方的角斗士默许了我们的请求。我们可不能辜负他的美意。”


说着,那名议员把奥利安翻过来。震天威听到奥利安上线的声音。小档案员悠悠转醒,迷茫地转动头部,并试图扯下脸上的遮盖物。但议员按住了他的手。那炉渣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奥利安的嘴里,动手开启了他的对接面板。


震天威眼睁睁看着议员俯身将嘴贴上奥利安的接口。


“震天威……再深一点……”可怜的小档案员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身后是自己的恋人。震天威看到那些议员的光学镜折射出淫邪的光,他芯如刀绞,却连出声警示奥利安都做不到。


随后奥利安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扯掉了遮盖物。他抬头对上震天威焦灼的视线,迷茫的眼神被恐惧取代。“震天威?!这是怎么回事?!”




奥利安的话没能说完。那个该死的议员堵住他的嘴,不顾他的哀号强行占有了他。更多议员围了上去……震天威剧烈地晃动身体,想挣脱身上的束缚,枷锁与机体摩擦得吱嘎作响。他试着启动武器部件,发现也被锁住了。


在震天威至今为止的生命中,还从来没有如此的挫败和无力感。生为矿工,他反抗命运,走进竞技场求生;成为角斗士,在场上搏杀,他又能脱颖而出,甚至将卡隆变为自己的掌中物……而现在,他只能跪在这里,听着奥利安痛叫哭泣的声音渐渐被甜腻的呻吟取代。这些炉渣竟然还用了药。


而救援依然未至。


“别看我……震天威……别看…………”他的恋人用尽最后的理智对他说。


但震天威并未听从。他的光学镜分毫不移,将眼前的一切深刻入记忆。


他的芯底什么也不剩。仇恨如同地狱的业火烧尽了一切。




当最后一个议员发泄完,小档案员全身机体都沾满了黏腻的液体,已然下线锁死。“喜欢我们送你的礼物吗?角斗士。”一个议员瓮声瓮气地大笑。


角斗士用同样的大笑声回应了他。


议员们交换着鄙夷的眼神,“这傻大个疯了?”


震天威笑得更大声了。他的笑声听上去就像直接从胸口迸发出来一样。




议员们面面相觑,本想再多说些嘲讽的话。然而他们的声音被门口传来的巨响吞没。紧锁的大门被爆炸的冲击撕裂,一时间屋内浓烟弥漫。


“发生了什么?!”一个议员高声叫着,“卫兵!!卫兵?!……”


没有人回应他的叫嚷。


划破烟雾率先走出的是声波。他未看议员们一眼,果断迅速地放出激光鸟破开束缚震天威的枷锁。


走在后面的是天震和骇翼。兄弟俩怒吼着,将卫兵残破断裂的机体掼在惊慌失措的议员们面前。那些试图起身逃走的议员被堵在门口的众多角斗士与下层阶级模样的TF拦了回来。




“亲爱的议员们,我很喜欢你们送我的这份‘大礼’。”震天威甩掉身上的铁枷。终于能够开口的他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说道:“对我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


他将倒在地上的奥利安扶起靠在一边,赤红的光学镜在暗室里亮得可怕。


“你什么意思?!”最先侵犯奥利安的议员气急败坏,“区区一个下等TF,角斗士……你想和议会为敌吗!!”


“啊,没错,我是个角斗士。不过麻烦转动你们生锈的大脑模块想一想:一个普通的角斗士,手下为何会有训练有素的士兵呢?”震天威缓缓地靠近那议员,俯下身盯着他的光学镜,“而我也不敢相信……尊贵的议员们居然蠢到跑来绑架羞辱我却不把我转移出卡隆,还认定我会坐以待毙。”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下定了决心。”




“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不情之请。”


震天威左手掐住议员的脖子,模仿他之前的腔调,“你介意我杀了你吗?”


他从容不迫地徒手扯出并捏碎了对方的发声器。


“朋友们,看来我们大方的议员默许了我的请求。我可不能辜负他的美意。”


在一众议员惊惧的目光里,他将右臂抵在那议员胸口,启动了融合炮。






几塞分之内,震天威杀死了全部的议员。他收回武器,抹去面部装甲上喷溅的能量液,面无表情地扫视四散的残肢。


“声波,”他吩咐,“通知震荡波。我们大概需要提前开展下一步计划了。”声波点头。


“天震、骇翼,你们和其他人把这些垃圾清理干净。”“遵命,老大。”


语毕他转向倚在墙边的奥利安。档案员仍处于下线状态,脸上保持着欢愉中夹杂痛苦的表情。震天威伸出手,仔细地擦掉遍布他机体上的那些恶心的液体,然后将他揽在怀里轻柔抱起。


他拒绝了路障等人的护送请求。众人只得担忧地目送他们离去。






角斗士走在返回住所的路上时,想起了自己的梦想,自己激情洋溢的演讲,还有——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怀抱——那个千里迢迢从铁堡赶来、说要同他一起将自由带给每一位塞博坦人民的小档案员。


奥利安总是那么纯洁无私,在他身上充满了坚忍的力量。他的到来犹如恒星温暖的辐射,似能驱散震天威芯中黑暗的寒冷。当他湛蓝澄澈的光学镜注视着震天威,向他述说和平的重要性,震天威甚至为他动摇过自己暴力改造世界的决心。


而现在,他珍爱的瑰宝就这样被残酷地毁掉了……议员污秽的交合液从奥利安无法闭合的接口中淌出,顺着他蓝白的大腿,滴落在卡隆同样污秽的地面上。


你错了,奥利安。震天威想。你错了,从来就没有什么自由与和平。看看你一直以来坚持的宽容仁慈为自己带来了什么!议会就是那样腐朽肮脏的地方。是的,必须铲除他们。他无比庆幸保留武装力量的坚持。他要杀光每一个高高在上践踏他人尊严的议员。




震天威抱紧怀里单薄的机体,光学镜里褪去最后一点莹蓝。扭曲的笑容绽放在他脸上。




==============================================




奥利安再次上线时,发现自己躺在充电床上,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机体被清洁一新。他认出这屋子的装饰,是卡隆竞技场的某间休息室。


这么说……他回来了。


那些令人痛不欲生的可怕回忆浮现在他眼前。奥利安交叠双臂,抱住自己剧烈抖动的机体,恨不得能将记忆库清空。但是……不。他知道震天威一定受了比自己更多的伤害。也许震天威不会相信,可档案员的内芯比他想象的更加坚强。眼下对奥利安来说更重要的是了解他们如何脱身,并确认他的恋人同样安然无恙。


“震天威!震天威,你在哪儿?”


“我在这里。”震天威应声而入,走到充电床边坐了下来。


奥利安抓住他上上下下仔细检查,发现对方身上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拷打虐待的伤痕之后,紧张的磁场得以平复。


但有一处令他不安。震天威的光学镜变红了。“震天威,你的光学镜怎么了?”


“没什么大不了。医官说是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的。”震天威笑着用手掌摩挲奥利安的脸。


他的笑容也让奥利安感到不舒服。


“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


“声波找到了我们。”


“那些议员呢?”


“……”


“震天威,”奥利安睁大双眼,“你该不会……”


“别担心,奥利安。我只不过是让人把他们带回该去的地方。”


奥利安将信将疑。“你还好吗?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震天威依然保持着他奇怪的笑容,“我很好。”


“那么,”奥利安坚定地说,“我现在就回铁堡。我们可以查到那些人的身份信息。即便是议员,他们也必须得到法律的严惩。”


“哦不不,你不能回去。事实上,你哪儿也不能去。”


“为什么?”


“外面有人想要伤害你。我不能允许那种事情再发生。”


“震天威,相信我,我没有那么脆弱……”


“我说不。”震天威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有些粗鲁地推倒奥利安,一手将他压住,另一手飞快取出几只静滞电阻,把奥利安的四肢摊开锁在充电床四角。


档案员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


“我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没错,如果我早点把你关起来……”


“震天威,你的关心让我很感动,但我并不会因为这种事一蹶不振。”奥利安竭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这不是你的错。”


“是的,这不是我的错。”震天威欺身压上他,“是你的错。”


“什么??我——”


他没说完的话被震天威绵长霸道的吻堵回了嘴里。随之而来的是力道凶猛的撞击,使他其余的争辩也没有机会再讲出口。




==============================================




接下来的数个循环里,奥利安一直被囚禁在这间陋室。


钛师傅一定很担心他。他也同样担心,更害怕震天威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他试着对外联络,但震天威命震荡波阻断了这房间与外界的一切网络讯号。


奥利安只能躺在床上,等待震天威的到来,劝服他,请求他放自己出去,然后遭受角斗士的“惩罚”。日复一日。




每次来时,震天威的机体总带着伤,与角斗中留下的伤痕不同,奥利安能嗅到对方机体散发弹药的味道。这使他的恐惧不安成倍增长。


他对接面板处的装甲早被角斗士扯下丢进一旁角落,“以后你不需要这种碍事的东西。”角斗士的温柔不复存在,狂野的对接几乎令奥利安承受不住。


同样让他承受不住的还有震天威那一句句不断重复的“我会保护你。”


奥利安快要崩溃了。


天知道他还能在最信任最爱的TF的折磨之下保持理智和清醒多久……








之后有好一段时间震天威都没再露面,留奥利安孤零零躺在床上。他无处可去,无事可做,无法进入充电,寂寞得要发狂。他并不缺乏能量,拜震天威所赐;震天威也会定期派人来清理他一塌糊涂的机体。但是没有人肯,或者说敢与他交谈,他们拒绝向他透露任何消息,总是默默干完手头的活儿就离开。


外界一定发生了什么无法掌控的事……这念头像锈病一样疯狂滋长,简直要逼疯他。只要震天威能够平安,他甚至愿意不去计较对方如此对待自己。当然他一定会想办法让震天威放他离开……




似乎普神听从了他的祈祷。几日后,一个卫兵模样的TF打开房门。


“陛下回来了!”小兵言语间满溢崇拜和激动。


奥利安没过多关注他的情绪,他在意的是那个称谓:“陛下”。这意味着什么?


震天威高大强健的机体随之出现在门口。奥利安难以克制激动的情绪,他想呼唤爱人的名字,想大声告诉他自己有多思念和担忧,想……但震天威伤痕累累的机体、加厚的装甲以及变得锋利尖锐的手指拉着他重归理智。


“震天威,你可以把发生的事都告诉我吗?”


震天威挥手让小兵退下,关闭房门。


他的表情阴晴不定,然而他说出的话似乎很诚恳:“和我融合火种吧。”


奥利安不知道他究竟作何盘算。他们相处时间虽长却迟迟未融合,而火种融合的提议在这种场合下显得如此诡异。但他还是顺从地打开胸甲,火种融合会令双方坦诚相对,没有什么能够隐瞒彼此。他需要知道真相。




起初火种链接并不顺利,双方都有强烈不适和痛感。奥利安为此疑惑不已:他和震天威理解、爱慕彼此,这种排斥本不该出现……而链接成功建立时,奥利安的意识迫不及待地在震天威的记忆中穿梭。在浩淼如宇宙的无限的思绪里,他焦急地检索着那些“真相”。




震天威的意识似是好笑地旁观着,引导他:来啊,看看这个。


他展现出一幅幅画面给奥利安看。


而这些画面让一直以来强装镇定的档案员终于崩溃了。




“不——不!!!!!”奥利安撕心裂肺般尖叫,“震天威……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呈现在奥利安面前的:


漫天弥漫的硝烟,燃烧冲天的火光;


一座座被夷平的城市,到处坍塌的建筑;


破碎的机体,被活生生丢进熔炉的议员;


站在尸山之上的震天威;


狂热的人群在他脚下聚集,佩戴着紫色的徽章;


他们高喊:威震天*万岁!霸天虎万岁!


而他大笑着举起了手中御天敌领袖的头颅。




“满意你看到的东西吗?我的小奥利安*。”


“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震天威!!?!”


“我想,你现在应该称呼我为‘威震天陛下’……不过我准许你直呼我的名讳。”


“不,”档案员死命摇头,清洗液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你铸成大错了!!‘威震天’……让我走吧。求求你,我得回铁堡去!!”


“那是不可能的。”


“放我走!!!!!让我离开这里——放我走!!!!!!!”档案员凄厉的哭喊几乎要穿透墙壁。威震天却显得格外无动于衷。


“你为什么一心想脱离我的保护呢,就那么喜欢被人伤害吗?”威震天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委屈。“我难道不是你最信任最爱的人?为什么要走?”


“……你不是震天威……你只是个暴徒,凶手!!!!!你背叛了我们的信仰……你背叛了我,震天威…………”


威震天的光学镜因奥利安的指责燃烧出猩红的光。奥利安透过模糊的泪水,却看到他不怒反笑。那扭曲的笑意令档案员不寒而栗。


“你知道……我本来不想这样做。但是坏孩子必须接受惩罚。”


他所想通过火种传递给奥利安。“不,别!!!!”


“是的。”


威震天加大了火种融合的能量波动。


“从今以后,只为我一个人存在吧。”




==============================================




从过载的余韵里回过神,威震天支起身,解除奥利安四肢的束缚。小档案员机体无力地靠在他怀里。他的光学镜黯淡无神,一脸茫然。


“威……震……天?”


威震天握住他一只手,点了点自己。


“威……震……天。威…………”档案员机械地重复念着他的名字。


就在刚才的融合中,他利用强有力的能量压制,毫不留情地吞噬了奥利安的记忆、理智和所有忤逆他的一切。他将档案员变成了傀儡。


这个世界和你,现在都是我的了。




“我爱你。”他抱住小档案员瘫软的机体,在对方嘴角边落下一吻。


他的爱意再也不可能传递给奥利安了,可那有什么关系呢。




统治者满意地笑了。






-END-








*:原作小说里老威在拿下竞技场的时候已经改名为威震天了。不过既然是平行世界,他啥时候改就我说了算【老霸道


P版奥利安的年纪比老威大很多,但是我实在无法接受so年龄差稍作调整;


关于火种融合的部分,以前也看到过一个TF通过火种控制另一个的剧情。感觉上似乎是同人设定。不严谨之处请包涵。












(吐槽) 后记


1.奥利安:怪我咯?震天威: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跟原作对比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对呢


2.叹号啊叹号,让我一次用个爽


3.该死,真该死→卑鄙,真卑鄙!瞧瞧议员骑着摩的,高速公路上始终保持零距离~~他伸出管子,要和我比一比,比就比,谁怕谁谁怕谁……【唱起来


4.里面的几处大笑,答应我自动代入张全蛋好吗。


5.震天,一个破碎的我如何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6.《我是你今生最爱的人吗》农非歌手买个床倾情演绎。


7.我觉得老威就是那种容易矫枉过正的TF。他其实一早就打算发动战争啦!冲冠一怒为红颜不是老威的性格。但当着他的面毁了他的白月光……他果然会坏掉变得更残暴吧……望天。


8.本打算写被强之后要死要活的哀怨小媳妇,想了想没害臊搞……


“天威!不要过来!我的身子已经脏了,我配不上你!”“说什么呢利安!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纯洁的!我不会嫌弃你!”【呕

评论

热度(62)

  1. 蔓越莓全坑高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