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越莓

爱草,填坑

【邰方】影版。《歪打不着》1?

算是对电影某视角切换的叙述。小短篇。涉及剧透。慢热。然后升温到互相扶持拯救世界而恋爱的外角叙述。更新不定,后面可能有肉。

【正文】

刑警目光略显低温的锋利,擦覆过窗外每个围观群众茫然的脸,搓牙揪着眼珠子难脑思索案情。汇暝在骤降的室压中,那个年轻人冲进来的速度几乎跟不上他放出的狂言。

由着刑警职业素养,邰伟没对这位老百姓骂娘。推推搡搡间猜疑,可能这医院的精神科,就在这层。

“他享受全身而退的快感。”

“享受随意操控他人生死的冥茫。但他毫无成为医生的天赋。”

“所以..他成为了一名....护工。”

一股脑的画像描刻像颗颗钢珠敲崩着邰伟的脑门,如此大声响亮,邰伟对这伙计火大懊恼,又惊咋,再到电光石火直刺向凶手的青健手臂。之间不超半分钟。那个青年人骄傲的昂起喉头,大声质苛凶手,浑身的兴奋。

邰伟见过画像,也求助过侧写,只是......这样张扬,立碎石断的。恍惚到不安的疾速。

邰伟心里油然萌生一丝漏细的蒙圈,和雷雨醒茫。

那个护工被吓的够呛,踉跄的飞快踩着医院消毒拖鞋逃跑,如此疾速的指认,追凶。邰伟刑侦职业生涯的首次。他用嘴大口呼吸的奔上天台,在李一曼惊咋的阻喊中跳楼,没死。背疼的好像脊椎断了三截。尾巴骨变成碎小的零块。爬起来继续追,脊椎断刺疼。烫烤的青沥扇着 脚板,一身袭黑的邰伟浑身庸热。游乐场,沙滩,海水。日日习以为常的海面旷景从未让邰伟如此得意。那个护工走投无路,还抓握着渺茫的逃望,艰难的走向深水。

“李一曼!!!”

等邰伟转过身来,慢半拍已经半张脸陷进了细沙,那个身材有些虚胖的怯懦同事,从医院到游乐场,在靠近脊椎部位插没一把菠萝刀的情况下,仍追到了最后。

毫不困惑——他娘的谁干的。

邰伟眼睛发红,不可思议的瞅回海面,肆意冲下沙丘,愤恨的揍了恶男人一拳,又数拳,痛肉呕血。

拉架中,邰伟又仄厌着身,狞着脸看到那个青年,高高站在上滩,他并没有去看重伤昏死的李一曼,或者已经瞟过一眼,并不在意。只是扶乱汗湿刺扎的黑亮头发,眯着眼睛迎向刺眼的阳光上空。透析蓝忘空灵的角角落落。

邰伟由于打人而血脉膨胀,及肾上激素分泌上升的脾脏,呼气的每一鼻的都是热腾腾的,且胸口无端生出了恨意。

说到底,要不是这个小子莽撞。他们不会那么快的逼追凶手,李一曼也......不至于被成为攻击目标。

怎么对别人的生死灾难毫不悲悯。

这个小子。

而方木被凉凉的吹着满头的湿发,虽然他运动不差,但和邰伟这样的天天斜走在刀锋边缘的职业刑警比起来,大相径庭。

邰伟是个不和时局的人,别人谄媚领导来加薪,他把每次任务当镂骨使命,没一点混油水的作态,兢兢业业当到现在,是个够中不老的次资深刑警。局里了解的人,基本都对他很尊望。

不管怎么样,对那小子第一印象,复杂的并不好。

第二眼也是。

等乔老说要给他推荐一个人的时候,他肚子里已经估摸了个七七八八。长辈和蔼苍老的面庞,他也不去应敷衍回避之话。钢索,走钢索是怎么的人。

惶惶欲坠,步伐愈不可停滞。

乔老年事高望,走的很慢还扶着拐杖,邰伟的裤腿随擦着这种柔缓的腿风,给了他足够的思虑时限。那时那小子闯进来,炫拽一般的崩字儿侧写,从未谋面的罪犯。

旁敲侧击?刨腹,器脏全部摘除,有可能是想对于手术操作的练习,且无法上手术台的愤懑。这是那小子的秒速假设.......确乎听上去不无道理.......幼年时因病差点死掉————对于天生健康受害者的妒意........不对,有差误....死者前不久做过心脏搭桥手术。那小子又不是神。手术刀口还没愈合,方便作案?那么他弄对了?或者............将死之人,操作即使伤害起来,心中愧虑更浅?不.......

更兴奋,更轻易。

社会底层人士对于达到心理满足的诡秘,可笑悲哀捷径。

挑比自己更羸弱的弱者下手,泄愤。

邰伟是见了多少这样的加害人。

控血,防止过早暴露受害者的死亡,一定医学知识基础。然而处理并不完美。化学分解......

邰伟想起惊鸿一瞥过的化学烧瓶烧杯,透着诱人的玻红。器脏分解也并不成功.....肉渣漂在化学药剂中.....一个失败的三流医能水平护工。

杀了李一曼。

恍然,邰伟眉骨发酸。他根本不肯定李一曼的最好,或最差状况。只能重复告诉外人,暗示自己,他快回来局里了。

那么周荣光呢。

乔老的脚步停顿,邰伟听到里面年轻女孩在里面练舞的纷笑声。如他所料,就是,他。

他对待年轻人的方式很粗暴,反手就来一个职业刑警的擒拿,就将这小子剪在了健硕的肱二头肌里,虽然他刚刚是和颜悦色的。

但他在深顿的情绪化中,替慢半拍,不值。

瞬间他发现自己有点侵犯了年轻人的态度,可为时略晚,本身就不对付。当这小子分析他天生是左撇子,却矛盾不已,是蛮横父亲的逼迫。

简直想抬拳收拾这小子。够欠的自以为是。

甚至质疑怀里控制的是个侧写机,而不是人。

他斜着眼打量着小子的窒痛神情时,意料之外的,这小子肤深色相当淡,是健康又少见的白肤,在这个靠海日晒,台风与邻的城市,可是太少见了。嘴巴红,眼睛大,微微能看到柔屈的睫毛。挣扎着哆嗦。

长的很不赖。

邰伟以他直愣的眼光评判,才发现四周的女孩都不安的盯着他俩,目光尤其聚落在这个小子身上。

他俩太奇怪了。

他松开了这小子。

他是叫.......方木。方木的难受沉闷的咳嗽声,实际让邰伟心里毛生了点愧疚。但剑都插进去了,拔出来,也是个黑洞洞的窟窿。邰伟也是个动手要比说话多的人。他这人,做派野兽,死拧巴。很认真负责,但搭档不熟,就不是很好过。

“我指对了人!也帮你抓到了人!”

“我没错。”

“怎么倒下的不是你?”

几乎逃着,邰伟匆匆佯装着离开舞蹈馆,大学。对那个男孩似乎相形见绌,又针尖对麦芒。他对陌生人从没这种慌不择路的作态,不是那个年纪,也不是那个幼稚。或者。

那小子实在太特别了。侧写能力疯狂,皮貌不屈。

似乎对他岌岌可危,又近触咫尺。

方木揉揉脖子,乔教授用一种似猜似透的眼神看他。终是老人家明白。

“邰伟实际人不错。就性子太拧。”

“你这孩子走在外面,也收敛点。”

“我...........”方木想反驳,陈希拉住他的手。说了句宽慰的喜人话。

方木回悦。想想刚刚不愉快的经历,又不自觉去分析这个喜怒无常的刑警。

他父亲肯定发生了什么。最有可能是不在人世。测算邰伟的年纪,方木自己肯定,以至他踩到了德式地雷。由刚刚更加绷紧的肌肉所察。

体格锻炼的不错.......

方木想起游乐场追凶时,邰伟跑天台,跑沙滩,奋力蹬着观光车。而自己连个方台子也上不去。

霎时,喜欢的人的宽慰,也对方木失去了成效。

明明他运动不错的。

方木什么话都不再说。

双方都有互相不为其知的羡厌。

TBC










评论(9)

热度(147)